• 1
  • 2
  • 3
絲綢文化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絲綢文化
絲綢,編織美麗的發明
  自從學會用紡織的衣物來遮蔽身體,人類就不斷地向自然界尋求紡織原料。植物的纖維、動物的毛發,都是這種探求指向的寶庫。

有一種紡織原料很神奇,它是從昆蟲的嘴中吐出來的。中國人最早發現并掌握了利用它的方法,并用它織成了美麗的織物——絲綢。這種美麗織物曾長期吸引著異域人,人們甚至用它的名字為一條重要的貿易之路命名——絲綢之路。

關于絲綢發明起源的爭議和發現

世界上有一種奇特的昆蟲叫作蠶,蠶的一生會經歷卵-幼蟲-成蟲-蛹-蛾幾個階段。在成蛹的階段,蠶是不能動的,很容易就會被別的動物吃掉。為了保護自己,蠶蟲就從自己的嘴里吐出絲來,在自己的身體上結出一層厚厚的繭,用繭包裹著蛹,保護著蛹。

 

在中華民族的發祥地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地區,遠古時代到處生長著中國特有的野桑和以野桑葉為食料的野蠶。我們的祖先發現蠶繭打松以后,可以做成柔軟溫暖的絲綿,抽出的絲能織成美麗柔軟的絹帛,于是就把蠶拿回家里,經過人工飼養,把原始野生的蠶馴化成家蠶。有些蠶還可以按照它們的發育期,把蠶子放養在山野間一些它們愛吃的樹葉上,隨它們自生自長,等待蠶熟結繭,把繭收回取絲。

那么是什么時候起,我們祖先發現了蠶繭取絲的奧秘?一個流傳最廣的傳說是,黃帝的妻子嫘祖是養蠶取絲的發明人。

傳說畢竟是傳說,養蠶取絲的起源還是要通過科學的考古發掘來尋找蹤跡。

1926年,清華大學研究院組織的一個考古隊,在山西夏縣西陰村發掘一個距今約五六千年的仰韶文化時期遺址時,在一個發掘坑的底部,出乎意料地發現了被刀切割的半個蠶繭。在這個遺址里,還同時出土了紡輪。當時,這件事在學術界引起了很大轟動。許多人對這枚蠶繭進行了考證和分析。有人認為這是一枚家蠶繭,推斷當時的人們已經開始養蠶抽絲織帛。

但也有人對此提出了質疑。有人認為這是一枚野蠶繭,而不是家蠶繭;有人雖然承認這是家蠶繭,但懷疑這是后來混入的,理由是:在新石器時代,生產技術十分原始,養蠶織帛是不可想象的;華北黃土高原地區的土質疏松,密封性差,裸露的蠶繭在地下埋藏保存幾千年是不可能的;繭殼切口那樣平直,一定要有鋒利的刀具,而當時使用的石刀、骨刀是無法辦到的。不同觀點爭執不下,這件事也被擱置起來了。

新中國成立以后,考古工作有了很大的發展,與養蠶抽絲織帛有關的考古發現也層出不窮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1958年在浙江吳興錢山漾遺址發掘中的重要發現。

1958年,在浙江吳興錢山漾遺址的下文化層中,發現了一塊絹片(同時出土的還有一些絲帶和絲線)。這塊絹片僅僅比指甲稍稍大些,呈灰褐色,經過紡織研究工作者多次理化鑒定,確認是桑蠶絲,是經過繅絲加工后的長絲織成的,經緯絲平直而均勻。這是我國出土最早、最完整的絲織品。而經放射性碳素斷代測定,這一遺址距今約為4200年前。

然而,同樣有學者對這一發現提出了質疑。有人提出,錢山漾是個沼澤地帶,絹片浸泡在水里能保持數千年嗎?還有,這塊織物的工藝水平很高,它那均勻而平直的經緯絲,顯示了當時已經掌握了繅絲技術,并且有相當好的織帛工具,這就使得它在同時代的文物中有些不相稱。因此,有人懷疑這塊文物并不是4000多年前的遺留,而是后代混入的。

對于這種質疑,當時的考古發現者也進行了反駁。

不論半個蠶繭和小塊絹片的真實情況是怎樣,大量其他的考古發現,還是側面佐證了養蠶織帛的起源情況:1921年,在遼寧砂鍋屯的仰韶文化遺址中,有一件大理石蠶形飾物出土,石蠶長達數厘米;1960年,山西芮城西王村的仰韶文化晚期遺址中,發現了一個陶制的蠶蛹形裝飾;1963年,江蘇吳縣梅堰良渚文化遺址出土的黑陶上,繪有蠶紋圖;1980年,在河北正定南陽莊仰韶文化遺址出土了兩件陶蠶蛹,據鑒定,這是對照實物仿制的家蠶蛹,南陽莊遺址距今約5400年。

上述考古發掘資料說明,在距今5000多年前,黃河中游流域和長江下游流域地區,都已出現蠶桑絲綢生產,并有了相當程度的發展。

《詩經》里眾多關于桑綢的美麗詩篇

到了商代(約公元前16世紀至公元前11世紀),我國的蠶桑生產和絲織手工業有了進一步發展,并受到統治者的重視。

絲織品不僅成為統治者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東西,而且還成為他們死后的殉葬品?脊殴ぷ髡咴诼尻柕鹊厣坛F族的墓葬中,就曾發現不少腐爛的絲織品遺痕。

殷商甲骨文中“蠶”字、“桑”字以及同蠶桑有關的字,出現的頻率極高。在發現的甲骨文中,從“絲”和“系”的字有100多個。統治者還用玉和金雕成蠶,作為裝飾品或陪葬品。河南安陽大司空村殷墓中就有陪葬玉蠶出土。在一些器物上,也會雕刻蠶紋作為裝飾。殷商時還設有被稱為“女蠶”的典蠶官,由婦女擔任,專門負責指導蠶桑生產。

我國西周到春秋時期(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476年)的一部詩歌總集《詩經》里,有不少詩篇描繪了婦女們養蠶織帛的勞動情景。比如《豳風•七月》中這一段著名的詩句,就是描述采桑養蠶的景況的:“七月流火,八月萑葦。蠶月條桑,取彼斧斨,以伐遠揚,猗彼女桑。”《鄭風•將仲子》有這樣的詩句:“將仲子兮,無逾我墻,無折我樹桑!”這是一對私戀中的青年男女,姑娘告訴她小二哥(仲子),不讓他爬墻到院子里私會,以免弄斷了桑樹枝。盡管她一再聲明,不是心疼桑樹,而是怕父兄知道了責罵,但是院子里的桑樹,對她家來說還是至關重要的!缎l風•氓》開頭4句則說的是麻布和蠶絲的物物交換:“氓之蚩蚩,抱布貿絲。匪來貿絲,來即我謀。”

戰國時代的孟子說:“五畝之宅,樹之以桑,五十者可以衣帛矣。”也說明了種桑養蠶對于當時人們的重要性。

在絲綢生產方面,周朝政府設立了“典絲”官,專門負責絲織品的生產,規模是相當可觀的。

絲織品生產日益擴大,它的用途也越來越多。諸侯朝見天子以及諸侯間互相拜訪、集會結盟等重大政治活動,必須用絲綢和美玉等物作為禮品。比如,當時作為禮品的六種美玉當中,璧玉必須配上帛,瓊玉必須配上錦。“織錦”是一種多彩織花的高級絲織品,這種華貴的絲織品在西周已經出現了!对娊洝防,就有不少地方提到“錦”的名稱!稇饑摺酚涊d,楚莊王有愛馬,用錦給它做衣服。

我國春秋戰國時期的絲織品,已經開始向國外交流,因此在國外也有所發現。例如在蘇聯南西伯利亞的巴澤雷克古代游牧民族的貴族墓葬中,也發現了來自我國春秋時期的絲綢鞍褥面,上面繡著精美的鳳鳥花樣。

古羅馬人對絲綢的向往和迷惑

公元前138年,漢朝杰出的外交家張騫曾經出使西域。這以后,從內地去西域的陸路就更加暢通了。當時通往西域的大路有南北兩條,最主要的南面一條出玉門關(今甘肅敦煌西)經鄯善(即古樓蘭,在今新疆若羌)、于闐(今新疆和田)、莎車(今新疆莎車),再向北到達疏勒(今新疆喀什)。由疏勒向西,就可以到大宛(今烏茲別克共和國境內)。南北兩路在大宛會合后,可到達安息(即波斯,今伊朗)。從安息再往西可通往條支(今伊拉克)、大秦(即羅馬帝國)。

當時,漢朝的絲綢多由南路運往西域,再自西域經波斯運到歐洲。后來,這條道路被西方歷史學家稱為“絲綢之路”。

在法國人布爾努瓦寫的《絲綢之路》一書中,對古羅馬人認識絲綢的過程有這樣一些有趣的描寫。

公元前53年,古羅馬“三頭政治”之一的執政官、敘利亞的總督克拉蘇魯莽地率領七個軍團殺向了東方。他們的對手是粗獷的安息(波斯)人的部隊,伴隨著他們的巨型皮鼓聲和哨聲,發出了陣陣震耳欲聾的吼叫,在密箭掩護下,他們蜂擁而上,將羅馬部隊層層圍住。

羅馬人負隅頑抗,堅持了許久。但到當天正午時,安息人突然展開他們鮮艷奪目、令人眼花繚亂的軍旗。由于這些軍旗耀眼刺目,再加上羅馬軍團本來就已疲憊不堪,備受驚嚇,他們終于放棄抵抗。這一戰役以克拉蘇的陣亡而告結束。這是羅馬人發動的失敗得最慘的一次戰役。

至于那些使羅馬軍團眼花繚亂、繡金的顏色斑斕的軍旗,歷史學家弗羅魯斯認為這就是羅馬人前所未見的第一批絲綢織物。

絲綢比先前所有的紡織品都更加絢麗多彩,因而很快為羅馬社會所熟悉?死K戰敗之后不到10年的時間里,當愷撒在羅馬祝捷的時候,借機向羅馬臣民夸耀地展示各地的奢侈品,他的一位凱旋的將軍奉獻了一批絲綢織物,因而使所有在場的人都目瞪口呆,驚詫贊嘆。數年之后,羅馬人便開始以使用絲綢為時髦,以至于在公元14年,羅馬元老院只好下令禁止男性臣民穿戴絲綢服裝,說絲綢“毀壞”了他們的名譽;不僅如此,對婦女們使用絲綢也做了一定的限制。

由于不知道絲綢的來歷,當時羅馬人就稱其為“賽里斯國的布”或“賽里斯國的紗”。這是根據產絲國的名稱得名的。人們當時按照希臘文把中國叫作“賽里斯國”(Seres)?偠灾,這種絲綢來自遙遠的世界之端。

對于這種“賽里斯國的布”的來歷,羅馬人當時是一無所知。維吉爾在他的《農事詩》中記載了一種“細羊毛”,并說這是由賽里斯人“用梳子”從樹葉里“摘取”的。作者將絲綢簡單地誤作是一種經梳理而得的植物纖維,簡言之,就是一種棉花。

絲綢生產在中國古代經濟中的重要地位

唐代的絲綢對外貿易非常發達,遠遠超過了漢代。西京長安成了東西方國際貿易的都市,中亞諸國如波斯、大食的商人,在長安設立店鋪收購絲綢。唐代朝廷對絲綢的輸出加以節制,或直接插手由官府壟斷貿易。絲綢的生產為唐代的繁榮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唐朝初年,把全國分為十個道,各道每年要向朝廷交納一定數量的貢賦,絲織品是貢賦中很重要的一項。當時各道作為貢賦向朝廷交納的絲織品,名目繁多,花式新穎。

唐太宗時,有個叫竇師倫的,在四川益州大行臺任上,曾創制了不少絲綢花式,其中有對雉(野雞〕、斗羊、翔鳳、游麟等花樣,一直流行了幾百年。因竇師倫受封為“陵陽公”,人們就把那些花樣稱為“陵陽公樣”。

唐朝文學家陸龜蒙在他所寫《紀錦裙》一文中,敘述了他所見到的一條錦裙,錦裙上面織著二十只勢如飛起的鶴,每只都是屈著一條腿,口中銜著花枝。每只鶴的后面,還有一只聳肩舒毛的鸚鵡。

到了宋代,民間的蠶絲生產和織帛生產開始有了分工。農村婦女養蠶繅絲,卻不一定自己織綢了,而是把蠶絲出賣給專門的“織帛之家”(即機戶)去織綢。養蠶和織帛的分工,大大推進了絲綢紡織業的發展。宋朝歐陽修在一首送客詩中寫道:“孤城秋枕水,千室夜鳴機”,可見民間絲綢紡織業已在城市興起。

緙絲,又名克絲、尅絲和刻絲,我國唐代已有這種品種,宋代成為我國著名的絲織藝術品。緙絲是用許多特制的小梭子,穿引各色絲線,根據畫稿花紋色彩的輪廓邊界,一小塊一小塊盤織出來的。日本人把它叫作“綴錦”。運用這種織法,能織出無比精細的花紋來。但是很費工夫,大件的作品,往往要幾年才能織成。唐朝時,定州等地就能織造大幅的佛像。但緙絲這一名稱,卻是宋朝才開始有的。北宋時,定州成為緙絲的主要產地,產品多供畫院裝裱名人書畫。如今,我們在故宮博物院還可以看到北宋的緙絲織物“紫天鹿”“紫湯荷花”等等。

緙絲技藝在明清時期更趨精湛,作品除欣賞性的書畫外,還有龍袍、臺毯、坐墊、香荷包、宮扇等物。

明清時期,民營的絲綢業大為發展,當時著名的絲綢產地有蘇州、南京、杭州、嘉興、潞安洲(今山西長治)、成都、廣州、福州等地,織綢作坊雇傭的工人達到幾萬人。這些地方出產的織錦、紗羅、絲絨、絲緞、潞綢、妝花等,暢銷國內外。

明清時期,官府也設有規模巨大的絲織工場,著名的有“江南三織造”(即設在南京、蘇州、杭州三地的織造衙門),主要生產專供皇室使用的各式絲綢。

養蠶繅絲技術的全球傳播

蠶絲業發軔于中國,后傳播到世界各地,各國的植桑養蠶業都直接或間接傳自中國。傳播路線大致有四條:東北方經朝鮮傳入日本,西方經新疆傳入希臘、意大利等國,西南方經西藏傳入波斯、土耳其、印度等西亞南亞各國,北方經東北傳入俄國。

蠶種外傳的故事最早見于《大唐西域記》,它記載了東國(似指中國的割據政權)一位公主出嫁到于闐,她將蠶種藏在帽子里帶到于闐,一些學者將此事上溯至公元3世紀或更早。但是,《大唐西域記》和《魏書》等史籍未記載于闐此時已經養蠶,從今和田地區(古于闐)丹丹烏里克佛寺遺址蠶種傳說圖與唐代文書同出來看,蠶種傳到于闐最早恐怕也要到五六世紀。此后不久,蠶種又相繼傳到印度和波斯。

據西方史料記載,公元550年或551年,東羅馬帝國查士丁尼皇帝派兩個波斯僧到中國,他們將蠶種藏于竹杖中帶到拜占庭,從此東羅馬帝國也有了養蠶業。由于蠶種外傳,加上地中海沿岸、波斯和中亞一些地區適于蠶桑,所以他們的養蠶業發展迅速,絲織業也繁榮起來。到阿拉伯帝國時期,波斯已是帕米爾以西最大的絲綢生產和銷售國,同時也是繼中國之后世界上第二個絲綢生產大國。

 

來源:北京日報

[!--pape.url--]
主辦單位:四川省絲綢協會、四川省絲綢科學研究院、四川省絲綢工程技術研究中心、四川省蠶桑絲綢生產力促進中心
地址:成都市金仙橋路18號 聯系電話:028-87667284 E-mail:scsilk@21cn.com
Copyright © 2011 四川絲綢網 版權所有 蜀ICP備12031489-1號 技術支持:華企資訊
微信公眾號,掃一掃
毛片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国产精品综合久久网络_久久久久精品免费福利电影_丝袜精美视频久久